“包園”團夥二號人物趙某趙某的手下趙某某
  ■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記者 夏銘陽 攝
  警方介紹,該團夥活動範圍廣,不排除在渾南等區域作案。為了讓嫌犯得到應有的法律製裁,警方希望更多的受害人站出來指證,並積極向公安機關提供線索。
  聯繫人:蘇家屯公安分局李警官、紀警官 聯繫電話:13032458897 15502615659本報訊(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主任記者 虞祿洋 實習記者 裴偉)水暖、電工、木工等裝修工種想進入新建園區幹活,就得給“包園”的拿錢;即便是小區業戶賣拆掉的暖氣和窗戶,也要被“包園”的壟斷收購。
  近日,沈陽市公安局蘇家屯分局打掉一個在新建小區“包園”非法壟斷經營的惡勢力犯罪團夥,抓獲骨幹成員6人,初步查實敲詐勒索、尋釁滋事、故意損財、故意傷害、強迫交易等案件10餘起。
  裝修師傅車胎被扎 人被打傷
  43歲的高師傅幹了十多年水電裝修,他沒想到在蘇家屯中興街道一新建園區,被同行打了!準確地說,是被“包園”的打了。
  今年7月,高師傅和該園區的一位業主談好了裝修合同,結果被人通知要交100元的保護費才能進行裝修。
  “我知道他們不是物業保安,也是賣沙子水泥的,我憑什麼給他們錢啊。他們六七個人拿著長刀對我比畫,我也沒理他們。我下樓到車裡取工具,發現輪胎被人扎了5釐米長的口子。”高師傅說,此前那夥人要求他交保護費時,曾威脅要扎他的輪胎。
  高師傅怒氣衝衝地找要收保護費的人質問,結果被對方打傷胳膊和頭部。隨後,高師傅向蘇家屯警方報警。
  園區業主拆下的舊窗戶
  也必須賣給“包園”的
  蘇家屯警方調查發現,該地區多名建材商、務工人員都受到這夥人的威脅,但更多的受害人不敢報警。
  昨日,一位做建材生意的女受害人表示,為了能夠向園區內裝修的業主賣建材,她被這夥人敲詐了兩次,每次都交了6000多元錢。如果不答應對方要求,他們就會採取扎車胎、往車上噴塗料等方式威脅。
  受到威脅的甚至還有園區業主。在裝修過程中,很多業主更換下來的暖氣和窗戶要賣掉,這夥人也要壟斷收購,價格比市麵價格低一半,如果業主不答應,就會被堵鎖眼。
  “包園”團夥落網 涉嫌多種罪名
  據蘇家屯公安分局刑警大隊李承喜介紹:“警方在今年7月初已經發現中興街道地區幾個小區存在‘包園’非法壟斷經營,涉惡團夥多次以恐嚇、毆打、毀財等手段敲詐勒索、強迫交易、收取保護費。”
  因為嫌疑人違法行為分散,且活動隱蔽、範圍大,警方連續秘密偵查3個月。專案組查明瞭以丁某某(男,33歲,沈陽市蘇家屯區人)、趙某(男,31歲,彰武縣五峰鎮人)等為首的涉惡勢力犯罪團夥。嫌疑人自今年5月以來多次以恐嚇、毆打、毀壞財物、收取保護費等手段,非法壟斷小區內裝修經營。
  抓捕工作是從10月8日開始的,將犯罪嫌疑人丁某某、趙某、程某某(女,26歲,黑龍江省安達市人)、趙某某(男,27歲,沈陽市遼中縣人)、李某某(男,39歲,燈塔市沈旦堡人)、王某某(男,20歲,沈陽市遼中縣人)共6名骨幹人員抓捕歸案。
  目前,6名嫌疑人涉嫌敲詐勒索、尋釁滋事、故意損財、故意傷害、強迫交易等被警方刑拘。案件仍在進一步審理當中。
  “沙霸”:月入5萬多元 專人盯梢談保護費價格
  昨日,記者在蘇家屯看守所見到了“包園”團夥的二號人物趙某和他的前妻程某某。
  為啥當“沙霸”?
  一個月收入5萬多
  記者:你自己也經營建材生意,為什麼還要去“包園”?
  趙某:這個確實來錢,一個月有5萬多元的收入。
  記者:誰給你“包園”的權利?
  趙某:物業嘛!新園區保安缺人手嗎,我們和物業談的,他們給了我們幾個證讓我們幫助管理,統一供應建材有利於管理。
  記者:物業雇用你們的?
  趙某:我們要給物業錢,每月4900元。
  怎樣稱霸?
  嚇唬、堵門 挑“軟”的捏
  記者:怎麼走上“包園”這條路的?
  趙某:我也是賣沙子這些建材的,自己的店曾經被他(丁某某)砸了,不打不相交,那以後我跟著他“包園”。
  記者:你在團夥中處於什麼地位?
  趙某:其實他(丁某某)一直是幕後老闆,我出頭,外人以為我是老大。解決不了的事情,還得找他。
  記者:用刀恐嚇,扎人輪胎,把人打傷……這些都是犯法的,你有過前科,應該心知肚明。
  趙某:我沒有他們說的那麼暴力。我就是嚇唬他們一次,堵一次門後如果他們不聽我的,我就放棄了,不會有衝突。
  記者:可你扎了高師傅的輪胎後又把人家打傷了。
  趙某:他不講究,答應我的條件後又反悔。
  記者:在你用暴力威脅務工人員和業主時,有沒有遇到過反抗?
  趙某:有啊,堵(門)了也白堵。人家軟硬不吃。
  記者:你的孩子29個月,知道誰在照顧嗎?
  趙某:(流淚)不知道。我這樣做,是為了給孩子攢些錢,我只是把這當做一個普通工作,沒想到弄得這麼大。
  如何守園?
  專人盯梢 有人進園幹活就報信
  記者:你一個女子,在團夥中充當什麼角色呢?
  程某某:我就是賣沙子的,在園區大門口,白天我替他(趙某)收錢,晚上他收錢。我知道他的做法不對,但我一個女的能左右他嗎?事實上,我們已經離婚,為了孩子不得不和他在一起,他說不和他過就弄死我。
  記者:為什麼離婚?
  程某某:過不到一起去,為了孩子和他離婚(對此,趙某稱是做酒店裝修時賠錢了,離婚是為了躲債)。
  記者:每天的收入有多少?
  程某某:五六千,利潤三四百。
  記者:以後有什麼打算?
  程某某:離“包園”遠遠的。
  警方介紹,程某某其實是團夥的“眼睛”,負責放哨盯梢,有務工人員進園,她就會報信給趙某。她另外一個職責是收錢。受害人也證實,程某某負責談保護費的價,也挺橫!
  如何獲暴利?
  收暖氣,外邊15元“沙霸”7元
  趙某的小弟趙某某也落網了。他說,之所以跟著趙某,是因為每天都能好吃好喝,每個月還能拿兩三千元的固定工資。
  “我只負責收業戶拆下來的暖氣,外邊15元,我給7元到10元。我總要賺點吧!”趙某某說,他不參與威脅人的事情,“那些事由趙某從夜場雇來的五六個小伙乾。每次和人談價的時候,這幾個人就站在趙某身後拿著刀嗚嗚喳喳的。”
  警方介紹,趙某某還負責給團夥老大丁某某傳話。
  受害人表示,“包園”的都沒有自己辯解的那樣好說話,橫得很,打人、砸車、堵門,你和他理論,就得挨打。  (原標題:每月給物業4900壟斷整個小區)
創作者介紹

HO FAI

ve81velzu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